28 12
發新話題
打印

【 李敖談二二八事件 】【 節目影像 + 文字 】

【 李敖談二二八事件 】【 節目影像 + 文字 】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由於當時戰亂頻仍
文件記載也多半失落
造成228事件在台灣歷史上很多模糊以及誤解
李敖雖引經據典
肯定還是有人會質疑
不過至少可以聽聽不同角度對於228事件的看法

TOP

精彩
真的要找出真相就要向李敖一樣引經據典,
那些每年炒228新聞的政客只是依張嘴要利益,
要她們找那些資料,
只會一值說迫害台灣人,
政府打壓,
公義不彰,
就是不肯拿出證據讓人信服,
這就是台灣政客。

TOP

哈哈!!可惜了李敖!!他喜歡講真話!!但他自己也知道政治碰不得!!
他找資料考據相當有一套功力。有多少資料講多少話做多少分析!!
其實228不是不能談!!但能做一下多方比對這才是對228一個歷史正確態度!!
雖然歷史跟真相有差距,但態度很重要!!
另外證據說上這沒說服力,連國民黨本身也沒有完整證據,人都死了。
要完全證據齊備才說他死!!這文字遊戲別玩!!這也會是另一個政治口水開端!!

TOP

李敖先生是實事求是的人
國民黨執政罵國民黨
民進黨執政罵民進黨
李敖大師可算上一位真正的中立派
為台灣人民把關

由此也可看出
台灣綠營政客的無恥
為選舉不惜挑動族群分裂
要我說
真正的本地人不是我們每個
而是猴子!!
因為這些動物都是生活在這的啊

所以
228不過是有心人所炒出來的
也希望馬總統也別再為此束縛
這都幾代的是了
人已入土好久了
錢也領了
殘暴的並非外省人
也有那些所謂台籍菁英份子啊!!

所以我們要以公正客觀的看待那些所謂愛台灣的政客
揭穿他們的把戲!!
今天你如果不弄死他們,有一天你就會被他們弄死!!

TOP

抗議

把綠營的夭飽吵的228牛皮刺破
每年2月28要綠營吵什麼
綠民會很無聊
綠營沒了阿扁每日畫唬爛已經夠悶了

美國及小日本也介入了二二八事件??
奇怪呢?
綠營炒228幾十年了
怎麼沒聽綠民說過

[ 本帖最後由 983u54uf 於 2010-3-9 22:36 編輯 ]

TOP

我在研究二二八事件有部分參考李大師資料...其他部分則是自己家裡的長輩
(若說自己說 我也是二二八事件受害者的後代也不為過)
以及各大書局跟網路尋找出來的...其實會發現一個重點 大部分的書局以及網路上找到的二二八事件記錄
大都是在提到第一天誤殺一名本省人所引發之後的暴亂以及國民黨軍隊來台之後的屠殺事件
也就是外省人殺本省人   但本省人被外省人殺的事情都沒啥再提...

我對二二八事件有好奇的原因一部分在於本身喜歡研究歷史以及戰史
一部分是出自於懷疑民進黨一直在操弄二二八若他們是二二八的受害者
那我到是會不以為意...不過 民進黨創黨於美麗島事件之後  也就是白色恐怖末期  
卻每每操弄二二八 這我還真看不過去....


其實二二八事件  在當時李登輝說行政院出錢來做一個二二八報告那份報告就非常的主觀
舉例來說,有位外省人叫劉青山,逃到醫院去,本省人去把他鼻子、耳朵割下來,
這紀錄在二二八報告正本沒有,二二八報告正本就說外省人割本省人鼻子、耳朵。
而這劉青山有記錄在文件上的,你卻看不到,
正式報告看到的是外省人割本省人鼻子和耳朵,對方是誰不知道,但那個案子的劉青山,
籍貫明明是安徽人,這什麼意思啊!
好比說,外省人殺本省人,報告裡說有多少人被殺,可是本省人殺外省人的話,
這報告裡講了一次,外省人被打殺,然後就說是傳說、據傳說;傳說是不算的,
他們立刻在消音。為什麼本省人殺外省人不提,
而外省人殺本省人就提,這不是歷史事實。因為根據報告文件所敘述的,
有中學的外省女教師被輪姦、外省小孩走在馬路上被殘殺,
都寫在唐賢龍的二二八書裡,他們在整理時,凡是本省人被殺的放在正本,
外省人被殺害的放在附錄裡,使你看不到、不注意。
請問這是走出悲情嗎?這是追求歷史真象嗎?都不是。


以下貼上的只是二二八事件外省人被殺的冰山一角

1.當時暴民會假冒警察和國軍。
-應廣明「二二八研究(附錄)」(馬起華,頁254)
「...(暴民)搶倉庫、彈藥、糧秣,被服用以偽裝國軍,......。」
-夏奕「它告訴我們什麼」「二二八研究續集」(頁95)
「事變期中,在『忠義服務隊』臂上出過鋒頭的白布臂章,事變以後當然已經消聲
匿跡了。但是另一種代之而起的白布臂章,又綑上了台灣同胞的手臂,這是因為
在變亂期間,許多警察服裝被暴徒搶去,為了辨別真假警察而起的,......。」

2.暴徒有使用機槍、迫擊砲、手榴彈等武器,並以兒童作為掩護。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新聞室「台灣暴徒事件紀實」(頁5)
「......(桃園)縣府人員退守警察局,不肯繳械,暴徒遂向警局圍攻,以機槍步槍
混合掃射,......。」
-雅三「『二二八』事變的透視」「台灣月刊」第六期(頁5)
「當晚利用由彰化、員林、大甲運來之武裝暴徒,及埔里開來之少數高山族,集中
市區公私車輛,以手榴彈、機關槍,分別襲擊各軍事機關,......。」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事件紀要」「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4)
「(台南縣)暴徒持機槍三架,迫擊砲二架,至新營及其他各區流竄,搶奪槍械財物。」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事件紀要」「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6)
「暴徒乘坐消防車一輛,以兒童為掩護,中裝武器,企圖向長官公署進擊,......。」

3.當時民軍全副武裝,暴亂情況非同小可。
-「劉季園致劉天沂(信)」「二二八事件資料集」(頁308)
「(民軍)武器:重機槍二十餘挺、輕機槍百餘挺、步槍約一萬枝、彈藥約三百萬發 、手榴彈由大埔接收五千個,
又在東勢接收約四千人,小型炮在東勢大埔二處國軍 處繳獲二十餘門。......」
(轉貼自其他網站)

228開始的十天裡:

1.外省婦女被迫裸體遊街、裸體跳舞。
-「台北市二二八事件調查概要報告」  「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60)
「......將外省婦女衣服脫盡,遊街示眾,......。」
-曾今可「台灣別記」「二二八研究」(頁431)
「......萬華車站有一個穿旗袍的少婦被暴徒脫去衣褲,迫令裸體跳舞。.....」

2.外省婦女被強姦,輪姦。
-唐賢龍「台灣事變內幕記」(頁95)
「......在新竹縣政府的桃園,被羈囚於大廟、警察局官舍與忠列祠後山三地之
外省人,內有五個女眷被台灣一群流氓浪人強行姦污後,那五位女眷於羞辱之餘
,均憤極自縊殉難。」
-國防部史政局密祕稿本「台灣二二八事變紀言」  「二二八研究」(頁31)
「......大溪鎮國民學校女教員被暴徒輪姦,經高山族女參議員李月嬌救護始脫
險,......。」

3.外省孕婦被砍死,剖腹。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事件紀要」  「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6)
「孕婦劉氏被暴徒用日本之武士刀對準腹部插入,立時斃命。......」
-曾今可「台灣別記」「二二八研究」(頁431)
「......太平町有某公務員之妻懷孕將產,被暴徒剖腹,將胎兒取出擲地。....」

4.外省小孩被毆打、摔死。
-戴國煇、葉云云「愛憎二二八」(序言,頁3)
「有些流氓模樣的青壯年,則妨效日本人頭綁白布巾,口罵『支那人』、『清國奴』
不分青紅皂白地找出外省人毆打出氣,連就讀於台北女師附小(現台北市立師院實
小)的小孩也無法倖免,慘遭拳打腳踢後,還被推入學校前的深溝中。......」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事件紀要」「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6)
「一外省籍之五歲小孩,隨母出街,為暴徒瞥見,......此小孩亦被暴徒用力扭轉面
部,倒置背後,即時氣絕斃命。......又一小孩被暴徒將雙腳提起倒吊,頭部猛向
地上猛擊斃命。」

5.本省人四處搜尋外省人以洩忿,拿武士刀砍殺外省人。
-謝鷹毅訪問記錄(行政院,頁2)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花蓮地方也有一些自海外返台的退伍軍人,拿著武士刀要追
殺外省人。」
-夏奕「它告訴我們什麼」「二二八研究續集」(頁8
「他們(本省人)考驗你是否『阿山』(外省人)的方法,一是說『台灣話』,二是說
『日本話』,三是唱『日本國歌』,有一項考不來,那一定是『阿山』無疑,於是
輕則毆辱,重則打死,......。」
-「台南鹽政局李熙元關於台北市『二二八』事件致鹽政總局電」「台灣二二八
事件檔案史料」
「......下午情形更為嚴重,街上之穿中山裝、西裝及說外省話者多被毆打,...」
-劉先生訪問記錄(省文獻會,頁348)
「二月二十八日當天整座台北城,鑼鼓喧天,......一時秩序大亂,場面失控,凡是
穿著長袍馬掛者一律被毆打得遍體鱗傷,抱頭鼠竄,......。」

李登輝下令,行政院所出之“二二八調查報告” ,主要根據之書“台灣事變內幕記,記者唐賢龍著”中,強調所有本省死傷細節,而凡外省人被辱殺,凌虐部份,全被省略或淡化掉。同樣一本書,怎麼可以說這部份有效,那部份無效?為何選擇性採用?現引述原書部份“原文記錄”如下:
1• 二二八日早上十一點,台北新公園,除了打死十幾個外省人,毆傷二十幾個公務員外,更有一個年輕少婦,攙了她一個三歲多的小孩子,正想由偏僻的小道回家時,卻被幾個流氓攔住了,們對她儘情的調戲後,一刀將她的嘴巴剖開,一直割裂到耳朵邊,然後將她的衣服剝的精光,橫加毆打,打的半死半活的時候,便將她的手腳綁起來,拋到陰濕的水溝中,該婦人慘叫良久後即身死,當該小孩正在旁邊哭喊媽媽時,另一殘暴的台灣人,便用手抓住該小孩的頭,用力一扭,即將該小孩之頭倒轉背後,登時氣絕。
2• 又在萬華附近,一小孩被民眾將雙腳綁捆起,將頭倒置地上,用力猛擊,直至腦漿流出時方將其拋於路旁。
3• 又在台北橋附近,有兩個小學生,路遇民眾,因逃跑不及,即被民眾捉住,民眾一手執一學生,將他們兩個人的頭猛力互撞,等到該兩小學生撞得腦血橫流時,旁觀之民眾猶拍手叫好。
4• 當天下午,在台北太平丁,有一開旅館之孕婦,被民眾將其衣服剝光,迫令其赤裸裸地遊街示眾,該孕婦羞憤無已,堅不答允,便被一手持日本軍刀之台灣人,從頭部一刀下去,將該孕婦暨一個即將臨盆之嬰孩,劈為兩段,血流如註,當場身死。
5• 又在台灣銀行門前,有一個小職員,當他剛從辦公室裡走出來,即被一個台灣人當頭一棒,打的他腦漿併流,隨即隕命。
6• 這時,適有一對青年夫婦路過此地,又被群眾圍住,吆喝喊打,嚇得他們跪在地上求饒,時有很多的台灣小學生擠進人群中,一看原來是阿山,便連忙你一腳,他一腳,將他們兩人踢在地上,滾成一團,這時民眾更拳腳交加,棍棒其飛,不一會,他們變被打得血肉模糊,成了兩具破爛的孤獨魂。
7• 在新竹縣政府的桃園,被羈囚於大廟,警察局官舍與忠烈祠後山地之外省人,內有五個女眷,被台灣一群流氓浪人強行奸污後,那五位女眷於羞憤之餘,均憤極自縊殉難。
8• 而該縣大溪鎮國民小學女教員林兆煦被流氓呂春鬆等輪奸後,衣服儘被剝去,裸體徹夜,凍得要死,後被高山族女縣參議員救護始脫險。


以上這些只是二二八事件被所謂的台籍菁英所殺的受害外省人而這些只是冰山的一角
而二二八事件的原罪為何都推在外省人頭上?  本省籍的殺人都沒罪?
而事件中要負責任的最大元兇是誰?  國民黨?蔣介石? 陳儀? 共產黨? 謝雪紅?  


[ 本帖最後由 kaewen 於 2010-6-3 23:31 編輯 ]

TOP

引用:
原帖由 kaewen 於 2010-6-2 21:25 發表
我在研究二二八事件有部分參考李大師資料...其他部分則是自己家裡的長輩
(若說自己說 我也是二二八事件受害者的後代也不為過)
以及各大書局跟網路尋找出來的...其實會發現一個重點 大部分的書局以及網路上找到的二 ...
總之
當時兵慌馬斷
世界各地人民暴動+軍事鎮壓屬家常便飯
228演變至今是多被人擴大渲染拿來做政治操作利用
像流連大這樣從歷史角度理性探討的人則少之又少

TOP

引用:
原帖由 徐如疾風 於 2010-6-3 22:31 發表



總之
當時兵慌馬斷
世界各地人民暴動+軍事鎮壓屬家常便飯
228演變至今是多被人擴大渲染拿來做政治操作利用
像流連大這樣從歷史角度理性探討的人則少之又少
其實簡單的說若今天二二八發生時如果中國處於國家太平政治穩定的情況下
處理二二八的方式或許會比較溫和穩健一些

但當時正值國共內戰 國民黨敗象畢呈正為惡化的局勢坐立不安
台灣又傳來有共黨介入的全島叛亂  因此緊迫而急率地處理二二八可說就難免而發生了
之後國民黨在二二八過後引發所謂的白色恐怖濫捕濫殺冤及無辜固然是罪惡  但也不能認為這是出自中國政治文化的傳統
認為是中國人不把台灣人當作自家人看 用以製造主張台獨的理由

二○○五年三月《日本評論社》出版日本學者吉田勝次與李登輝的對談錄《自由的苦澀》,
其中第三六九頁至三七一頁刊載了李登輝參加紅色組織的自述,這本書並未在台灣發表中譯本,故未為人所識。
李登輝對吉田說:「…不忌諱地說,經過『二、二八』,我們與楊廷椅(按,留日台灣學生,中共黨員)以外的人成立一個團體,
團體所屬不明,很顯然地,與謝雪紅的『台灣民主同盟』(按,全名應為『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有關。
組織裡有很多人,大約一年間,我就退出了,退出時得他們的批准,雙方還有不洩露彼此的約定。我離開不久後,他們被逮捕,
其中一個逃到中國大陸,兩個在台灣被處決,另一個坐監十年,他就是工學院助理李熏山,逃到大陸的人在北京或天津擔任相當級別的共產黨幹部…。」
連老李.都自己承認曾加入當時謝雪紅所組的台灣民主同盟
所以當時老李下令行政院所出之 二二八調查報告會客觀嗎?..不會有所謂的資料隱藏嗎?

其實要討論這類的歷史狀況本身就是要保持理性客觀  不然就會淪落到跟某些偏激份子一樣....

TOP

大師為此事件做了較嚴謹的考據,也許較貼近事實,
當時國共內戰,日寇新敗,兵荒馬亂,執政的國民政府又處理不當!
又有人趁亂搧風點火,以致事態擴大!只是怎麼有說軍隊將嫌犯
串成人肉串,直接丟進基隆河呢!?真是以暴制暴最壞的做法!
當時局勢的險惡不得不的做法嗎!?才會造成今天有心人士一再抄作
的議題!

TOP

因果關系  常常聽到,談一件這麼重大的歷史傷痕,怎麼可以只看結果,不看原因呢?

沒看李大師的節目,不知道李大師是不是真的只談了二二八的果,而忽略了原因呢?

還是此帖的發帖人沒貼上來???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 ... B%E4%BA%8B%E4%BB%B6

上面的連結是維基百科查到的,介紹了二二八的背景與導火線。我引用幾個斷落:

背景
國民政府接管之後又大量印製鈔票,並將台灣人賴以維生的米、布、鹽、糖等民生物資運往中國以資助國共內戰,造成嚴重的通貨膨脹[3](後來的幣制改革中,1元新台幣換四萬舊幣)[4]。而且國民政府一方面接收原屬日本人與殖民政府的財產,並拆裝賣往大陸,另一方面又延續日本殖民政策中的專賣制度,壟斷如煙、酒、糖、樟腦等的買賣,並利用各種關係排擠民營公司,並積極實施嚴格的經濟管控措施,壟斷了台灣與大陸貿易的經濟管道,繼續延續日本殖民地方式處理台灣,甚至變本加厲,讓原本期待結束殖民對待的台灣人感到更加失望。

公署的九個重要處會十八位正副處長中,只有一位副處長是台灣本省人。十七位縣市長中,僅四名本省人,且均為返自重慶之「半山」,並不受台人歡迎。此外,「同工而不同酬」的待遇,以及台人不易謀得公家機構之職,更是引發台人不滿[5]。相較之下,在日治末期,台灣議會有半數官派,半數民選,竟然臺灣日治時期,本省人反而有更大的自治權力。

導火線

1947年2月27日下午七點半左右,「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分局」查緝員傅學通、葉得根、盛鐵夫、鍾延洲、趙子健、劉超群等六人及四名警察,在台北市大稻埕太平町法主公廟對面,天馬茶房前[註 6],發現一名40歲並育有一子一女的婦人林江邁正在販賣私煙,於是查緝員沒收林婦所有販賣的香菸及身上所有的錢財。

林婦以家計困難,跪地求饒,要求至少歸還經過繳稅的公煙,但查緝員堅持全部沒收。林婦的糾纏讓查緝員心生不耐,同時紛擾也吸引越來越多的民眾圍觀,讓查緝員大為緊張,又加上語言不通等因素,林婦被葉得根以槍托擊傷頭部,頓時血流如注。圍觀民眾目睹此景後,憤而將查緝員包圍,傅學通逃到永樂町(今西寧北路)開槍示警,卻擊傷了在自家門口看熱鬧的市民陳文溪[註 7]。隨後查緝員逃至永樂町派出所,其後轉至警察總局,激憤的群眾在當天晚上包圍警察局,向警方要求懲兇,但由於警察局長官有意包庇下屬,市民眼見官吏濫開槍傷及無辜,卻得不到滿意的答覆。



以上引用中粗體字,這很明顯就是公權力欺壓人民,當時的政府嚴重的失能,後續處理更失敗,請問大家在指責有心人士利用這麼重大的歷史傷痕時,有沒有更用力遣責當時的政府使用公權力欺壓人民呢??

大家會讓政府濫用公權力欺壓人民的事件再發生嗎?
還是睜一隻眼 閉一隻的算了!!

台灣這些檯面上的握有權力的精英份子,都不質疑、不批評公權力被濫用的事實,盡是挑對自己有利的話講,大家發現了嗎!!!

TOP

引用:
原帖由 jasperegg 於 2011-2-27 16:48 發表
因果關系  常常聽到,談一件這麼重大的歷史傷痕,怎麼可以只看結果,不看原因呢?

沒看李大師的節目,不知道李大師是不是真的只談了二二八的果,而忽略了原因呢?

還是此帖的發帖人沒貼上來???

http://z ...
每個人見解不同
這種歷史傷痕.在歷史中
每個朝代國家剛起步
都會採用非常手段
軍神:‘沒吾坐鎮的神風營,隻是一間宅院..
有吾坐鎮的神風營,無須守衛’

TOP

回復 15# jasperegg 的帖子

以上引用中粗體字,這很明顯就是公權力欺壓人民,當時的政府嚴重的失能,後續處理更失敗,請問大家在指責有心人士利用這麼重大的歷史傷痕時,有沒有更用力遣責當時的政府使用公權力欺壓人民呢??

大家會讓政府濫用公權力欺壓人民的事件再發生嗎?
還是睜一隻眼 閉一隻的算了!!

台灣這些檯面上的握有權力的精英份子,都不質疑、不批評公權力被濫用的事實,盡是挑對自己有利的話講,大家發現了嗎!!!

蔣介石的極權政府...是要更用力遣責..但是妳引用的維基百科內的228事件..內容我全看完了...
內容不能說全錯啦...大致上方向還好..可是也只是一方之詞...
內容也有爭議...維基百科內就有爭論了...(我也看了)

兩蔣執政時...228的歷史說法是一套歷史...
李登輝...陳水扁執政時..說的又是另一套歷史..
維基百科內的228事件..
引用的資料大都是...李登輝...陳水扁執政時找出來的資料吧....

李敖所說的二二八事件..跟我30年前聽到的還比較相近

TOP

時代就是如持    去追究誰對誰錯有何意義   就好像8年抗戰
殺ㄌ一堆未神ㄇ不找日本ㄌ    最多只能在歷史上多加一筆

TOP

從沒想過有這樣的事發生
但就我所知
李敖是一位歷史大師
我的公民老師非常佩服他在歷史學界的地位以及研究
就算他的李敖全集要兩萬多 他也買了
裡面全是李敖對歷史的一些見解
我們老師也說他看過228的 一些資料
有提到說當時國民政府為了怕知識份子鬧事
所以在建中跟雄中前架機關槍掃射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希望有人可以替我解答

TOP

李敖大師分析的不錯,不過這次應該栽了,

提一下其中內容
根據當時 臺灣警備總司令部 的報告死了3200人,
根據 保安處 的報告死了6300人,
這是其中的當時的政府所提資料,一定要掩飾,都這麼多了,實情就更嚴重了,
而這些最正確,因為下手的是他們,其他的都是推論的
古今中外,自古皆然,

另外又提到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用戶口去核對。
  結果發現啊八百人只有這麽少的數目,根本不是什麽兩萬多人,也不是十萬人,只是八百人,翻來覆去都是800人
根據現在官方版,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是18000人到28000人,用的就是同樣的人口學方法,有說明,
李大師的800人也要說明才是

其實維基百科的二二八事件最具參考價值
因為規定都要引經具典,不能亂寫,不見得正確無誤,但都有根據,
大家可看看

台灣是民主國家中華民國,沒什麼禁書的,
也沒什麼不能查的,國民政府在大陸的歷史,去查查看,那種也叫政府,
連共產黨這種流寇或草寇,都受到人民歡迎,都能輕易把他推翻,
查查歷史,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現在更害10多億人在共產中國,
罪過,罪過,

李大師其實知道的更多,書籍更是汗牛充棟,還因此老是被禁被關
這次二二八評論內容不錯,但沒抓到精華及正確性推理
我也感到很意外

TOP

李敖做啥研究?李敖1949年來台灣時才18歲,說紐約時報報導死2200人
那我貼上紐約時報全文,標題還可以在紐約時報的官方網站查到該新聞.
標題跟內容可知記者發文時台灣人已死1萬人
March 29, 1947 - New York Times
by Tillman Durdin

Formosa killings are put at 10,000

Foreigners say the Chinese slaughtered demonstrators without provocation Nanking, March 28, Foreigners who have just returned to China from Formosa corroborate reports of wholesale slaughter by Chinese troops and police during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ions a month ago.

These witnesses estimate that 10,000 Formosans were killed by the Chinese armed forces. The killings were described as "completely unjustified" in view of the nature of the demonstrations.

The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ions were said to have been by unarmed persons whose intentions were peaceful. Every foreign report to Nanking denies charges that Communists or Japanese inspired or organized the parades.

Foreigners who left Formosa a few days ago say that an uneasy peace had been established almost everywhere, but executions and arrests continued. Many Formosans were said to have fled to the hills fearing they would be killed if they returned to their homes.

Three Days of Slaughter:

An American who had just arrived in China from Taihoku said that troops from the mainland arrived there March 7 and indulged in three days of indiscriminate killing and looting. For a time everyone seen on the streets was shot at, homes were broken into and occupants killed. In the poorer sections the streets were said to have been littered with dead. There were instances of beheadings and mutilation of bodies, and women were raped, the American said.

Two foreign women, who were near at Pingtung near Takao, called the 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ldiers there a "massacre." They said unarmed Formosans took ov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town peacefully on March 4 and used the local radio station to caution against violence.

Chinese were well received and invited to lunch with the Formosan leaders. Later a bigger group of soldiers came and launched a sweep through the streets. The people were machine gunned. Groups were rounded up and executed. The man who had served as the town's spokesman was killed. His body was left for a day in a park and no one was permitted to remove it.

A Briton described similar events at Takao, where unarmed Formosans had taken over the running of the city. He said that after several days Chinese soldiers from an outlying fort deployed through the streets killing hundreds with machine-guns and rifles and raping and looting. Formosan leaders were thrown into prison, many bound with thin wire that cut deep into the flesh.

Leaflets Trapped Many

The foreign witnesses reported that leaflets signed with the name of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 promising leniency, and urging all who had fled to return, were dropped from airplanes. As a result many came back to be imprisoned or executed. "There seemed to be a policy of killing off all the best people," one foreigner asserted. The foreigners' stories are fully supported by reports of every important foreign embassy or legation in Nanking.

Formosans are reported to be seeking United Nations' action on their case. Some have approached foreign consuls to ask that Formosa be put under the jurisdiction of Allied Supreme Command or be made an American protectorate. Formosan hostility to the mainland Chinese has deepened. Two women who described events at Pingtung said that when Formosans assembled to take ov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town they sang "The Star Spangled Banner."

TOP

 28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