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社會] 總統手伸那麼長,科學家如何誠實把關?

總統手伸那麼長,科學家如何誠實把關?



在台灣疫苗不足的困境中,衍生出蔡政府為強推國產疫苗,刻意阻攔民間自行進口的插曲。令人驚訝的是,擔任食藥署疫苗審查委員的中研院士陳培哲,五月底因不滿政治介入而辭去審委職務;他宣稱國產疫苗很難在七月取得緊急授權,還說「審查最大的困難,就是蔡總統」。台灣的疫苗之亂,竟摻雜了總統與科學家的角力,讓人錯愕。

陳培哲說「疫苗最大困難是總統」,主要是蔡總統已公開宣布七月要打國產疫苗,食藥署不可能擋得住這個壓力,非要讓它過關不可。作為科學家,若已失去誠實把關的餘地,他只能選擇離開審委職務。對於陳培哲堅守專業的精神,我們表示敬佩。如果他的憂慮沒錯,食藥署可能在總統的壓力下讓國產疫苗加速過關,那麼無法經由誠實及嚴正程序審核的國產疫苗,若用來給民眾施打,豈非把國民當白老鼠?

陳培哲對國產疫苗的批評,不能視為「唱衰」,他只是根據自己身為科學家的專業提出誠實之見。其主要論點有二:其一,幾家國產疫苗研發的都是「蛋白質次單位」疫苗,都是技術上最難、保護效果最差;例如美國生技大廠諾瓦瓦克斯研發同一技術,即將完成三期臨床,仍無法獲得國際認可。其二,目前國產的兩劑疫苗都尚未完成二期試驗,總統就說七月要打,但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民主國家,會對僅完成二期試驗的疫苗給予緊急授權。

對於陳培哲的上述兩個觀點,若干醫界專家對第一項觀點略有不同意見。理由是,「蛋白質次單位」疫苗技術難度確實較高,但很難論斷其保護效果最差,只是劑量較不易拿捏,也許需要打到三劑;但它的保存方式更平易,不需要特殊冷藏。至於美國諾瓦瓦克斯公司研發的同類疫苗,最近即將完成數萬人的三期試驗,預計第三季可向美國和歐盟提出授權申請,有望開始施打。換言之,國產疫苗的開發,技術難度並非主要障礙;真正的問題,在缺乏第三期的大規模有效性試驗下,政府就想匆匆將它推上陣,這是讓科學家深感不安的事。

在台灣的政治氛圍下,陳培哲說出「最大困難在蔡總統」,需要很大的勇氣。果然,他立刻遭到綠營側翼鋪天蓋地的攻擊,連其親弟弟都被拉出來助陣反對。疫苗原是一道科學議題,在台灣卻變成非綠即藍、即紅的交戰;連科學都不尊重的社會,還有理性辯論的空間嗎?再說,審查委員名單應是機密,否則很容易受到關說,衛福部卻輕易洩漏陳培哲之名?又是誰把台灣變成如此網軍橫行、黑白莫辨的地方?

陳培哲擔心,疫苗審查委員在總統的壓力下沒有太多獨立自主的空間,其實並非杞人憂天。最經典的例子,是二○一七年的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會議,為了最高法院法官遴選問題表決不如己意,擔任主席的蔡總統當面指責與會委員:「你們在搞什麼?」然後,自己修改提案內容,一直表決到她滿意為止。最後她還奚落大家:「這不就是我剛剛第一次要你們表決的情形嗎?你們繞了一大圈!」

試想,蔡總統對待司改委員都如此霸道,區區食藥署的疫苗審查委員能比司改委員更「硬頸」嗎?對此,我們難表樂觀。陳培哲院士只是誠實說出他的個人意見,即遭到綠營的群起圍剿;如果其他疫苗委員膽敢不讓國產疫苗順利過關,他們的下場將難逆料。要問的是:我們與疫苗的距離,是取決於總統或是科學家?如果總統的手伸那麼長,科學家還有多少忠於專業的餘地?

TOP

權利已比美國總統、俄羅斯總統還大,為什麼還不滿足?還要插手「疫苗審查委員會」?
現在境內疫苗問題亂糟糟,是要讓民眾病毒確診者死更多嗎?有沒有良心啊?
民意,民意只是要拿到選票的工具而已,拿到選票,有了執政權,民意就被甩得遠遠的。
同樣的,再過3年時間就要下台了,也不需選票了,所以就讓人家看清楚,原來女皇是個
權利慾無法滿足的民選獨裁。以前,在野時的清新模樣,原來是裝出來的。

TOP

00

手伸那麼長,科學家還有多少忠於專業的餘地

TOP

科學家講出事實還要被人出征

TOP

理工背景的我只相信科學數據
所以國內的就給1450跟黨員吧
小弟我俗辣只選擇國外認證的疫苗

TOP

發新話題